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信息查詢
 
  ·勞工處舉辦職業健康公開講...  
  ·香港是參與「一帶一路」倡...  
  ·對内地開設網絡教學的通知...  
  ·港澳各界熱議習近平主席指...  
  ·香港特區政府:習近平主席...  
  ·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應邀出席...  
  ·多元出路資訊SHOW&n...  
  ·循環再用課本 ...  
證書編號:
姓  名:
會員編號:
姓  名:
授權中心:
南京妈妈走访中国留学生:有人创业有人抑郁症
 

励志妈妈走访24所世界名校 观察留学生生活

黎铭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早2012年,她的儿子进入南京外国语学校读书,她就开始“混”南外家长圈。2014年,她主编了第一本书《南外大家说》,囊括了46名南外学生的故事,这本书在南京家长圈很轰动。她说,南外每年有380多个孩子出国留学,家长们有的甚至为了孩子倾其所有。孩子在外,作为父母有各种担心。什么样的孩子适合出国?出国后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?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么?她觉得可能不仅是南外,全国各地的留学生家长或希望送孩子留学的家长都有这些顾虑。

当儿子到国外求学后,她更强烈地希望能以家长的眼睛,观察记录真实的留学生生活。黎铭找到了一家教育机构,请求给自己推荐优秀留学生做采访对象。没想到对方说,咦,这么巧,我们也正想拍一个纪录片,去看看留学生都是怎么过的。于是,今年3月,黎铭便和他们组成了一个采访团队,从南京出发,开赴美国,走向一个个留学生。“到美国后,他们拍他们的纪录片,我写我的书。”

历时180天,通过推荐和被采访学生介绍,黎铭共采访了130多位中国留学生。而她最大的感触是,“平时留学生们朋友圈发出来的都是吃喝玩乐,其实都是给别人看的,掩藏了内心的辛苦和压抑。有学业的压力、适应不同文化的压力、家里很高的期许带来的压力、就业的压力等等。”

留学故事

A不适应型 价值观难融入,只身在外突然抑郁了

黎铭说,她在采访中观察到一个细节。“很多中国留学生刚到美国时,是非常希望混进美国人的圈子里的。加上美国的学校社交活动非常多,留学生花很多时间去社交和了解美国人圈子。但时间一长,很多留学生又回到中国人圈子。”她说,大家可能发现,还是更适合中国人的圈子,包括价值观和习惯,还是和中国人在一起最舒服。

她在英国遇到一个帝国理工学院的学生。“他是个学习成绩特别优秀的孩子,刚到帝国理工读书时压力非常大,大一发现自己得了忧郁症。“不爱说话,不爱交流,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面,整夜整夜地睡不着。最严重的时候,24小时睁着眼,不做任何事情。”这个学生分析说,因为“自己一是留学到了新的环境;二是帝国理工的学业压力比较大”。

后来他休学一年回国治疗,慢慢调整过来,又回到学校继续学业。开始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,主动与人沟通和交流,成绩也保持在二等水平。

B成熟型父母辛苦打工付学费,孩子心中满是愧疚

还有留学生虽然在国外学业各方面表现都很不错,但是内心却背负着父母给自己支付学费带来的心理负担。黎铭说,她在采访中遇到在牛津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申志鹏。“他是牛津中国学联主席,也是1986年以来最年轻的一个主席,非常能干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侃侃而谈他的校园和社团生活,自信又绅士。访谈快结束的时候,我问他“有什么想跟爸爸妈妈说的吗?这个大男孩突然就沉默了,过了一会,用手捂住脸,开始抽泣,抽泣声越来越大。”

黎铭说,她让工作人员关上摄像机,所有人都陪着这个大男孩沉默。过了很久,申志鹏才说,爸爸妈妈为了支持他留学,在国内努力地打工赚钱,付出很多辛苦,很不容易。

黎铭说,“我采访的大多数留学生都不是所谓的富二代。他们多数来自中产家庭,还有少数家里条件并不好,要靠奖学金维持生活。他们都深知父母为自己付出高额的学费很辛苦,所以更加独立、成熟,和懂得感恩。”

C学霸型如同加强版中国高考生 ,每天学习学习

黎铭说,她采访的对象中,有一个叫宋希玥的学生,他的教授经常对她说,“宋希玥,你这学期门门功课(尤其是数学课)都要拿A啊,不然申请PHD(学术研究型博士)就很麻烦啊。”而宋希玥告诉她,这个教授给分很严,拿A很难。“为什么一定要拿A?为什么一定要申请PHD?”黎铭问孩子,宋希玥给她的回答是,“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”

宋希玥说,他不喜欢现在这所学校,也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。他觉得自己是“加强版的中国高考生。每天就是学习、学习,拿A、拿A。”但因就业和升学考虑,他在大二时选择了自己不太喜欢的经济专业。每天备受数学等理科的折磨,而这一切只为了毕业留美的规划。他说,“毕业留美,要么工作、要么读书。工作很难找,还要抽签什么的,只有读书了。”而读研究生学费比较高,不如直接读PHD,还有资金资助什么的。

D迷茫型没有时间概念,“特权学者”身份被取消

打游戏、喝酒、挂科、想家、哭泣,这是留学生王田初出国在外的混乱生活。王田告诉黎铭,他还记得第一天到达弗吉尼亚大学的情景:“热热闹闹的新生营结束后,我独自拖着箱子回到宿舍。上楼梯、开门、打开箱子、把行李一件一件拿出来,周围安静极了,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那一瞬间,有被孤独击败的感觉。”弗吉尼亚大学地处夏洛茨维尔,被留学生们称为“夏村”。这里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和娱乐,王田看到朋友圈中高中同学们晒的纽约生活,很是羡慕。而自己的“村”生活让他有些后悔和迷茫。因为对“最后期限”没有放在心上,他的作业没能按期交、医保的表格没有按期交,甚至高中的IB班学分也没有按期转,一串的滞后给学习、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。终于,申请学校时候获得的“特权学者”身份也被取消了。

她的建议

不要迷恋学校排名合适才是最重要的

现代快报记者获悉,黎铭除了走访哈佛、斯坦福、普林斯顿等国外名校外,她也走访了北大、清华等国内高校。她说,其实在中国顶尖大学读书的学生,现在能够获得的资源也不少。“我看到斯坦福的学生在创业,北大的学生也在创业。北大的学生也有机会经常参加‘小课桌’活动。寻找创业基金的活动。”她说,自己采访了这么多学生,她更加明白,人生是一场马拉松,只有持续不断地努力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。“我也很想跟中国家长说,不要那么迷恋学校排名,找到适合孩子的学校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对于什么样的孩子适合出国留学,她说,孩子适应能力强,家长舍得放手,孩子就可以在国外闯出精彩的天地。

 
CopyRight 2010-2013 cnoea.org 版權所有:中國職業教育協會